登录/注册 搜索
网站首页 / 古筝百科 / 古筝新闻 / 大师访谈:傅明鉴谈古筝乐器改良
返回

大师访谈:傅明鉴谈古筝乐器改良

浏览次数:721 分类:古筝新闻

大师访谈:傅明鉴谈古筝乐器改良

朱雀唐韵古筝专业演奏级

朱雀唐韵古筝专业演奏级

5月23日,北京PLAM2015乐器展上,享誉唐筝研究、教学及传播等多领域的古筝名家、原扬州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傅明鉴先生,与乐器制造者、专业音乐工作者、专业师生以及音乐爱好者一起分享了源远流长的古筝文化,讲学教筝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以及在当下如何坚守道德刳筝精斫。记者听后深有感触,于是就古筝的文化现状、乐器制作等方面对傅教授进行了专访。
【演艺科技】您在古筝理论研究、曲目发掘做了大量工作,并卓有成效,能否谈谈目前我国在古筝文化的挖掘和传承方面的总体状况?
【傅明鉴】古筝艺术是一种传统艺术,其文化底蕴深厚。但由于社会的发展和现代生活的巨变,对古筝艺术进行研究、做贡献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我每次出去讲座、讲课,必把这个问题强调出来,就是希望有更多的老师、更多的研究者,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古筝文化的传承方面,而不只是一味地教筝弹赚钱,而忽视了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总之,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传承古筝艺术的工作当中,这就是我的一个初衷。
【演艺科技】在古筝的挖掘和改良中,如何科学地借鉴西洋乐器,在结构、工艺、用材等方面改良民族乐器?
【傅明鉴】实际上直到20世纪60年代,古筝才改到我们今天见到的21弦,之前还是14弦、16弦、18弦,乃至传承下来的广为使用13弦。60年代,上海民族乐器厂的师傅和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下了很大的功夫,使音域扩展宽了,具有四个八度以上,既适合演奏传统乐曲,又能演奏近现代乐曲。
但60年代改革后,古筝艺术和制造产业发展并不快。1986年,在扬州举办了倍受筝界乃至民乐界、音乐界瞩目的“首届中国古筝学术交流会”,这次交流会大力推动了古筝的普及教育及古筝的制作,这是一件既宏伟而又了不起的事情。同时,古城扬州也受此影响,从原来很少量的制作到现在大批量的制作,现在已发展到有上百家的古筝制作工厂,大型的就有十几家。那么,现在的生产与原来有什么不一样呢?扬州原本是具有多种特色手工艺的城市,如漆雕、玉雕、螺钿、木质素做等,这些工艺都运用到了古筝的制作上,使古筝由原来单一花色的外观变为兼有不同工艺品外观的丰富品种。在本届乐器展示上,从乐器的外观来看,上漆工艺也较前有了很大的提高。
就材质方面,现在大部分用的是泡桐,实际上,原来用的是青桐。泡桐的特点是,原料晾干可直接采用;而青桐需要经过两三年的浸泡等加工处理和要较长时间的放置晾干,刳制困难、周期长、成本高。如制作一把13弦的古筝就需要百年以上树龄的青桐木料。由于取材困难、价格高,所以,泡桐应运而用。但用泡桐制作的古筝的艺术生命力不长,声音偏亮,没有青桐那么厚实、饱满、圆润。弦制作方面的问题,由于古筝用弦的要求是张力要大,中国的钢丝还没有过关,好的弦都是采用进口钢丝。
【演艺科技】能否谈谈中国乐器制造业的整体发展现状?
【傅明鉴】中国乐器制造业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计划经济,一些国家的企业有改革项目在进行研发,比如,在20世纪70年代,尝试研发出了许多新型的古筝,如S型古筝、七音阶古筝、各种变调古筝;而企业转制后,不再能够组织起企业、研究院所的联合攻关以及较大的资金投入;即便有企业自己研发出一些专利技术或产品,由于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淡漠,很快仿制品也就出现了,致使企业的研发动力受挫。虽然现在很多院校都先后设立了相关学科,如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沈阳音乐学院音乐制作系等,但还没有那么多精力和能力完全承担这方面工作。如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经过两年的科研项目,欲推出适合民族乐队的低音乐器,仅此就还要很漫长的过程;沈阳音乐学院音乐制作系主攻方向是小提琴,而非民族乐器。所以,呼吁国家在乐器的研究上应予以重视,乐器研究需要科技的支撑,并加大人力、财力的投入,设立专门的乐器制造研究所,促进中国民族乐器的改革和发展。
【演艺科技】中国乐器制造业这样的现状与我们的民族乐器生产中没有标准有关吗?
【傅明鉴】有!但当今的乐器厂绝大多数是私营,甚至是小作坊,连基本设计都谈不上,最多也只是仿制,何以谈得上执行标准。标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自然就去了它那优化的意义。
【演艺科技】在乐器的改革中,还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乐器改良后,就会失去它原有的风格,“劲儿”就不对了。如笛子改用木质或合成材料制作,二胡形状的改变、蒙皮材料的改换等,声音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了。您如何看?
【傅明鉴】首先要明确,改革是要的,但并不是每次改革都成功,只有通过失败认识到错误在哪里,才会改过来。还是以古筝为例,我们的祖先经过多少年磨砺出来的13弦形制,已经考虑很全面了;六七十年代创新中,第一要突破传统概念,第二要使改后保持原风格,在那么多种的新型古筝中,如有的古筝把弦改得太短后,像扬琴声了,那就失去了古筝的意义。现在最为认可的还是21弦S型古筝,以至替代了13弦古筝成为流行。再如,二胡由六角改为八角,弓加长,声音变大,由伴奏可以进行独奏;但椭圆形的二胡声音偏大了,但失去了委婉、柔美、凄凉的韵味,所以用的人渐渐少了。不能被运用者和欣赏者认可自然就会消失了。失败是成功之母。
【演艺科技】在展会上看到哪些新技术、新产品、或您关注的亮点?对本届乐器展的总体感受?
【傅明鉴】这次参展产品比以前进步很多。首先从展览上看,专业化了,以前比较杂,像大市场;这次很规范,把展品按领域分门别类,能更好地把乐器的优点展现出来。从参展乐器上来看,有三点:乐器制造业的水平提高了很多,不管是西洋乐器还是民族乐器;参展本身就是推动乐器制作发展的一种方法,可以学习别人的优点,以利于提高;参展商更开放、自信了,互相交流了,不像以前小家子气,这是社会文明的表现。
在交谈中,傅明鉴老师还多次向记者谈到在多年的社会活动和教学工作中,在青少年古筝教学、专业院校的古筝教学方面遇到的各种问题,以及自己鲜明的观点,愿古筝这宗优秀的传统文化艺术在华夏民族大复兴的今天不断发扬光大。同时,希望媒体也多做承担对古筝文化的宣传推广工作。通过聆听傅教授的讲座及对他的采访,深切地感受到傅老师对古筝文化传承、对教书育人的那份社会责任感。

20150216192612_51773 20150216192613_48268 20150216192613_19446 20150216192614_23053 20150216192615_44522 20150216192616_65118 20141208203836_36372 20141208203837_10940 20141208203838_48382 20170504155138_35771 20141208203838_48382-2 20141208203839_94300

购物车

X

我的足迹

X